• <td id="q6qso"></td>
  • <menu id="q6qso"><table id="q6qso"></table></menu>
  • 廣東人大網歡迎您!
    您在:首頁 > 人大履職 > 監督工作
    連續6年堅持四級人大聯動 廣東人大治水監督一跟到底

    微信圖片_20221008103553.jpg

      每到清晨傍晚,深圳與東莞的界河——茅洲河沿岸的燕羅濕地、南光綠境等公園游人如織。這條曾被稱為“珠三角污染最嚴重的河流”,通過省和各市聯防聯控,水質實現整體性、根本性、歷史性好轉,這與各級人大持續監督分不開。

      近年來,人大監督水污染治理成為我省開展水環境治理的鮮明特色,特別是對于跨界河流的治污監督,貫穿三屆省人大常委會至今,每年至少安排1項監督項目,并不斷拓展到環?;A設施建設、黑臭水體整治、農村水污染治理等多個領域,體現一以貫之、持之以恒的履職韌勁。

      在治水監督實踐中,廣東人大創新性引入第三方評估,連續6年開展四級人大、五級代表聯動監督,打出一套“組合拳”,助推全省水環境質量提升取得重大突破。

      咬住跨界河流污染整治不放

      在水污染防治中,由于流域各市責任不清、缺乏聯動,跨界河流污染一直是群眾反映強烈的重點難點。

      早在2008年,省人大常委會就瞄準流經深圳、惠州、東莞三市的東江支流石馬河、淡水河(下稱“兩河”)污染整治問題。彼時,“兩河”流域水質長期處于劣五類,甚至發黑發臭,沿線群眾反映強烈。省人大常委會連續多年將加強“兩河”污染整治的代表建議列為重點,并于2012年作出加強整治的決議。

      省人大環資委副主任委員黃誠寬回憶道,在人大持續監督的推動下,省政府及深圳、惠州、東莞建立聯防聯控機制。到2014年,三市在“兩河”流域共投入280多億元整治資金,加強污水日處理能力提升和配套管網建設,使流域內污水處理能力超過實際污水排放總量,實現階段性整治目標。

      “在‘兩河’整治中,人大逐步摸索出一套有效的監督路徑?!秉S誠寬說,“兩河”整治的經驗充分證明,從省級層面推動跨界河流污染整治是必要可行的,人大發揮監督作用,有利于讓省市各方形成共識和合力。

      隨著治污形勢的變化,在錨定對“兩河”流域治污持續性督辦的同時,2014年,省人大常委會又將監督重點對準廣佛跨界河流、深莞茅洲河、汕揭練江、湛茂小東江這4條當時污染最重的跨市域污染河流(下稱“四河”),將之明確為此后監督工作的重中之重,不僅對省和流域各市的整治責任作出劃分,提出全面實施“河長制”和責任考核問責制,還明確每條河流的整治目標和時間表。

      “打分排名”推動整治落實到位

      從“兩河”到“四河”,十年里,在兩輪跨界河流污染整治的監督實踐中,一系列被證明有效果、出實績的監督舉措堅持了下來。

      為客觀評價“兩河”污染整治工作成效,省人大常委會于2013年引入第三方評估,評估結果于次年向社會公布,當時對整治工作成效的排序,曾讓三市感到了切實的壓力。

      “開展第三方評估,為的是對河流污染基本情況和整治工作成效進行科學、客觀的評價?!睍r任省人大環資委主任委員陳耀光說,這樣做能為人大監督及今后開展整治工作提供客觀準確的基礎數據,進一步增強人大監督的科學性。

      通過第三方評估,參與整治的各方也對工作中的問題和薄弱環節有了更清晰的認知。2015年,在對“四河”綜合治理成效的第三方評估報告中,環境保護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等評估方給省直有關部門和流域各地市、區縣都出具了“成績單”和“診斷書”,這讓有關方面對問題的關鍵和如何解決要害有了更深的認識。

      此后,這一專業、量化的考核方式被多次運用到“四河”整治監督中,在省人大代表徐凌看來:“第三方評估的量化打分和排序,給各市政府構成很大壓力,推動他們落實整治工作,也使得監督更有底氣、更具公信力和權威性?!?/p>

      四級聯動 治水壓力層層傳導

      跨界河流污染治理,難在“九龍治水”,這其中不僅有跨行政區的協調問題,相關事權還涉及跨級別。如何有效整合各方力量,省人大常委會在實踐中開始逐步發動各級人大代表的力量,協調四級人大推動問題解決。

      從2017年開始,省人大常委會在廣佛跨界河流白海面涌污染整治工作中試點四級聯動監督,多次實地巡查河涌整治的情況,反饋存在問題,收到較好成效。

      “試水”之后,2018年10月,省人大常委會分別在汕頭、東莞召開省、市、區(市)、鎮四級人大聯動監督練江和茅洲河流域污染治理動員會,宣告省、市、區(市)、鎮四級人大聯動監督機制正式建立。2019年,這一監督再次延展至東江北干流流域。

      這項新的監督探索在推進過程中不斷完善,形成常態化、制度化安排。在各級人大日常監督的基礎上,每季度由省人大常委會牽頭,四級人大及其常委會聯合集中開展一次監督,以聯合調研督辦、抽查暗訪、視察、代表約見、滿意度測評等形式,將監督“一插到底”。

      “相比各級人大的日常監督,四級人大聯動充分調動力量,把壓力層層傳導、推動落實?!秉S誠寬說。

      在練江流域,四級人大聯動監督創新建立治污問題臺賬,將河流污染、設施建設、資金投入、責任落實、工作進展等情況仔細記錄在案,逐季度對賬監督,推動問題解決。在汕頭,四級人大曾歷時1個多月時間,深入練江流域18個鎮(街道)、349個村(社區)挨村挨戶開展調研勘查,形成聯合調研專題報告,為整治提供重要參考。

      在佛山,各級人大代表不打招呼、直赴基層、直達檢查現場,推動建立入河排污口監管機制和實施雨污分流機制,構建起建管、廠網、城鄉“三個一體化”管理模式。

      在新機制推動下,全省還專門開展以水污染防治為主題的五級人大代表活動,共97292名代表參加,收集意見建議18393件,推動解決了一批群眾關注的難點堵點問題。

      專題詢問“回頭看”

      確保問題不反彈

      水污染治理不是一時之事,也不是某一領域之事。

      為從根本上提升全省水污染防治實效,從2018年開始,人大的監督范圍從跨界流域污染整治,開始逐步拓展到環?;A設施建設、黑臭水體整治、農村水污染治理等多個領域,通過聽取和審議工作報告、開展執法檢查、專題詢問等一系列手段,打出治水監督“組合拳”。

      2019年,一場“回頭看”的專題詢問,直指治水工作中的短板。

      “部分地方責任落實不夠,采取什么措施改變現狀?”“怎么解決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缺口大、進度慢、建好‘曬太陽’的問題?”“如何確保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不成為擺設?”……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張蓓記得,面對緊貼治污實際的提問,省政府及相關部門、部分地市負責人到場認真應詢,專題詢問指出的8個方面86個具體問題,之后第一時間轉交相關部門整改,加快推動解決落實。

      為提升監督效率,省人大環資委在實踐中還建立監督工作簡報新機制,直接反映調研督辦中發現的突出問題?!拔覀儗iT編印水污染防治監督工作簡報,對進展滯后的地市和單位直接點名,向不作為的部門‘喊話’,凸顯了監督剛性?!秉S誠寬介紹,簡報中反映的多是深度調研發現的情況,問題找得準,讓不少地市和單位“出了汗、紅了臉”。

      針對解決治水中的機制性體制性問題,一系列地方性法規加快頒布施行。自打響污染防治攻堅戰以來,省人大常委會出臺《廣東省水污染防治條例》和《關于大力推進水污染防治的決定》,各地市人大常委會出臺水污染防治法規共19部。

      在人大持續監督推動下,去年國家下達我省的生態環境約束性考核指標全面完成,地表水國考斷面水質優良率、近岸海域水質優良面積比例創國家實施考核以來的最好水平。

      “監督治水還要持續發力?!秉S誠寬說,下一步還將持續跟蹤黑臭水體整治、污水處理設施建設、農村污水處理等水污染防治的重點難點任務,久久為功開展監督,以實際行動更好守護南粵碧水。

    附件:

    友情鏈接

    一级A片无遮挡无,码高清
  • <td id="q6qso"></td>
  • <menu id="q6qso"><table id="q6qso"></table></menu>